保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参与书签 | 投月评票 | 回来册页
主页 -> 明王首辅 -> 书目 -> 第994章 服罪

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撑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第994章 服罪

    日头偏西,大隅岛上的枪声也逐步停息下来,邻近的海面到处是趁波逐浪的碎木烂船,还有被海水泡得轻轻发胀的尸身,一群海鸟在上空回旋扭转,久久不去。

    海港中,破船还在焚烧,空气中的火药味和血腥味仍未被海风吹散。徐晋登上大隅岛南面海港码头时取出怀表看了看时刻,不多不少,居然刚好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被炸成一片废墟的防御工事,还有满地未曾收殓的尸身残骸,魏国公徐鹏举脸色苍白地叹道:“凭君莫问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古人承不欺我啊,徐大人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慈不掌兵,徐晋这些年来身经百战,这种场景见得多了,所以此时心里毫无动摇,径直往岛熟行去。徐鹏举急速加快脚步跟上,他虽是监军,但这次纯粹是打酱油捞劳绩的,只愿高高兴兴出门去,平平安安返家来。而在徐鹏举看来,跟在徐晋死后无疑是最安全的,所以这一路上魏国公爷简直与徐晋寸步不离,不知道的还认为两人是断袖分桃之辈呢。

    殊不知徐晋虽为全军主帅,却常常喜爱兵行险着,比如火烧通州城,又比如请君入瓮诱使俺答进入内城,再比如最初在嘉兴府,仅率数十乡民杀入崇德县城赶开海盗。假如徐鹏举仔细研讨了这些战例,估量就不会如影随形地跟在徐晋屁股后边了,相反,恐怕会躲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“拜见大帅,拜见监军!”一路上遇到的军卒纷繁立正,恭敬地向着徐晋行礼,目光中流显露逼真的崇拜。

    徐鹏举尽管理解这些军卒眼中的崇拜是给徐晋的,但仍旧很爽很惬意,究竟他们也说拜见监军了嘛,与有荣焉,与有荣焉啊!

    当徐晋和魏国公两人在亲卫和锦衣卫的维护之下来到徽王府前时,神机营指挥使王林儿便亲身押着一人行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人尽管蓬首垢面,浑身血污尘埃,但仍旧认得出正是王直。

    话说王直不知是倒运仍是走运了,大殿的房顶被一发重炮轰塌了,而王直被压在废墟下居然只受了点轻伤,神机营近百名弟兄挖了近半个时辰才把他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禀告大帅,反贼王直已捉拿,不过让毛海峰那贼子逃了,末将特向大帅请罪。”王林儿单膝行礼道。

    徐晋摆了摆手道:“王将军请起,神机营首先登岛,又捉拿反贼之首王直,奇功一件,何罪之有!”

    “谢大帅!”王林儿站起来大声道,四周的将领均显露仰慕之色,大帅定调了,奇功一件啊,这次回京后,神机营的封赏不会低,作为最高指挥的王林儿估量要积功封侯了。

    当然,神机营作战骁勇,这是咱们众所周知的,劳绩天然也是应得的,所以咱们尽管仰慕,却没有不服的,仅有吃醋的恐怕便是神机营的配备吧。

    徐晋的目光落在王直面上,后者像丢魂似的,目光与徐晋一触,登时还魂了,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上,吵哑着声响道:“犯官王直拜见徐大人,拜见魏国公爷!”

    魏国公徐鹏举冷笑道:“王直,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从你杀官造反的那一刻起,你就不再是我大明的官员了,你仅仅一个反贼,不折不扣的反贼!”

    王直惨然一笑道:“国公爷所言极是,反贼王直拜见徐大人,拜见魏国公!”

    徐晋瞥了一眼满头血污的王直,淡道:“军师!”

    一名背着药箱的少年当即奔了过来,四肢利索地给王直查看创伤,查看完后对徐晋行礼道:“大人,监犯仅仅轻伤,包扎处理后就无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徐晋点了允许道:“给他包扎。”

    “好哩!”少年军医当即翻开药箱,熟练地给王直处理包扎创伤。

    这名少年军医不是别个,正是后世鼎鼎有名的李时珍,药学巨作《本草纲目》的编撰者。

    话说徐晋当年在山东赈灾时相遇了李时珍父子,后来经他引荐,李言闻进了太医馆当太医,李时珍天然也跟着他老子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李言闻的原意是想儿子进国子监读书参与科举的,不过李时珍这小子只对医学感兴趣,接连参与了几年县试都不过,所以愈加没心读书了,常常翘课外出四处采药。

    李言闻没办法,终究只能承受儿子不是读书料子的现实,开端尽心教训儿子学医。

    李时珍对药物特别感兴趣,得闻徐晋预备出动军队倭国平叛,这小子便央求徐晋带上他,由于他在某本古籍上看到几种药物,好像在倭国盛产,所以他想到倭国采摘一些回来,看能否在大明栽培。

    徐晋还想亲眼见证《本草纲目》的诞生呢,所以想都不想就容许了李时珍的恳求,而且亲身出头压服李言闻,让李时珍随军当军医。

    李时珍现在尽管才十五六岁,可是深得李言闻真传,医术现已适当不错了,便是短缺一些火候罢了,医治王直身上那些小伤天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很快,李时珍便替王直处理包含好创伤了,合上药箱信心十足地道:“徐大人,患者身上的伤都处理好了,过几天确保就能活蹦乱跳的,要不然你找我!”

    魏国公咧了咧嘴,暗道,瞧把你小子能得,王直这反贼迟早是个死,医好也是糟蹋汤剂!

    “对了,徐大人,小子想在大隅岛上四处逛逛。”李时珍道。

    徐晋知道这小子一准又是想在岛上寻药了,挥了挥手道:“去吧,司马千户,派几个弟兄维护时珍。”

    司马辕不敢慢待,派了六名锦衣卫跟着李时珍,后者无法地耸了耸肩,背着药箱行了开去。

    魏国公真实不理解,徐晋为何会对李时珍这小军医如此垂青,还派锦衣卫维护,话说自己都没有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打发了李时珍这小子,徐晋的目光再次落在王直身上,温文的表情徒然变得冷峻起来,淡道:“王直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王直机伶灵地打了个寒颤,战战兢兢地道:“王直知罪!”8)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拜访咱们读书院

若发现 第994章 服罪-前史军事章节犯错,请您点此与咱们联络
本著作《明王首辅》为私家保藏性质,一切著作的版权为原作者 陈证道 一切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赞同不得将著作用于商业用途,不然后果自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