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月评票 | 返回书页
首页 ->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-> 书目 -> 第150章 共体时艰

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第150章 共体时艰

    “谢谢官人。”

    狼吞虎咽结束后他第一次开口,竟是女声。并且是外国人说汉语的那种别扭感觉。

    “日本人?”张子文愕然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低声道:“我父亲是海员,后来在宋地居住。一直在朱家船队的做事,父亲死后,我找不到事做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代日本人在这边地位很低,并没有差人帮找自行车的待遇。一般没有特别不可替代的专业技能,也比较难找工作,尤其女子更难。哪怕进青楼,也只能去档次很低很低的那种。

    考虑到是海员的后人,兴许有用得上的地方,张子文顺口问了一句:“想去我领地里生活吗?”

    她显得有些拘谨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张子文也不勉强,喝下最后一口茶后看看天色:“那就算了,我很忙,这便要走了。你好自为之。如果是以前我会给你点钱,但现在我实在没有了,往后二十年的工资都被我亏光了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当然不能留在店里的,会被人驱赶,所以也跟着出来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发现比较娇小的她裹紧了破衣裳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张子文也没管她,直至出了城,发现她仍旧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就此张子文又停下问,“怎么跟着我们呢?”

    她胆子比较小的样子跑开些道:“对不起,不是有意的,我住的地方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道:“你住野外?”

    她道:“住野外更安全些,城里的人都会驱赶我,夜晚找不到避风的地方会冷死。野外唯一不好的是冬季很难找到食物,所以冬天我就在城里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不说话了,转身继续走。

    直至一个岔路口,看着她比较娇小的身影走向远处时,张子文忍不住道:“真不跟我回去吗,既是找不到工作,跟我回去或许我会给你个岗位?”

    她便又走了回来,好奇的道:“我不怕活重,但我害怕被打被侵犯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摆手,“没谁有工夫打你侵犯你,要找工作就来。”

    言罢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她继续迟疑着。

    徐宁有些看不下去,便对她低声道:“大人是说真的,比你懒,比你讨嫌的人也没被他抽,还和大人住一间呢。”

    自此后她像条小尾巴跟着后面,远远的,不敢走近,但就想去看看这份诱人的工作是做什么?

    间或张子文又问她,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理慧子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张子文宣布,“理慧子,现在你有家了,你的情况,应该也不会觉得咱们那边寒碜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适应一下大人的口音和语法,有些难懂。”理慧子这么说。

    废猫在旁边一跳一跳的,像是比较接受理慧子。

    理慧子像是也比较喜欢小宝,把猫抱在了怀里,帮猫取暖。

    “放开那只猫!”

    张子文果断指着警告,“它武功仍旧不够高,让它接受寒冷,让它自己走。这才符合绝地武士法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……”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理慧子受到了酒**妇排挤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除了是工头外,还兼任张子文的秘书和仆人,见张子文带回了一小野人来,便感觉地位受到了威胁。尤其,当张子文吩咐她们再把宿舍分隔一小间给理慧子时候就炸锅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讲究。”

    老酒鬼言之凿凿,“作为大工,咱们自古以来都住这里,现在住宅面积已经受到了相当严重的侵犯,赶走这野人吧,他能做的我们都能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眯起眼睛道:“你们住宅面积不够?难道不是赶走你们后,老爷我的住宅面积都不达标?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拖出去打死吧?”刘光世仍旧这么建议。

    “要以德服人,我还镇得住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明确拒绝了刘光世的建议,又看着酒**妇,“你们还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把理慧子弄去洗白,然后找你们的衣服给他。在我的衙门行走要讲卫生,这不是有条例的吗?”

    就此连张子文也遭遇白眼,酒**妇很不高兴的去执行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他们已经在做事,张子文也没继续怼她们。

    由酒鬼婆娘去把理慧子洗白了放出来后,老酒鬼这才发现是个妹子,还比较水灵白皙,很好看。

    对老酒鬼而言,有这样颜值等级的人通常会穿着华丽社交复杂,让人高攀不起。这正好,感觉这外国小妞处于底层,又在同一单位,考虑到自己乃是老资格、先来的,是她的领导,老酒鬼开始想入非非,觉得有资格潜规则理慧子。

    想什么就说什么,老酒鬼当即改口:“可以的,这人看起来有点用处,可留下来列在我麾下,参与辅助。”

    张子文不在意的点头,“行行行你说了算,看着安排,别把她饿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酒鬼婆娘却继续排挤,“老爷容禀,咱们粮食不够,这种小妞一看就不能做重活,养着是浪费粮食,还是赶走吧?”

    老酒鬼怒斥婆娘:“你看看你这身材,你只需少吃一点点,就能轻易养活两个这样的姑娘。这大雪天,人家孤零零的,赶走她不公平,不儒雅,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此又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被婆娘掐着脖子一扫腿撩翻,按在地上捶几下,随溃……

    理慧子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,并不是当下的主要矛盾。

    不过近两日渐渐有了不太妙的传闻,已经上岗的矿工人心惶惶,当心失业。

    因为仅仅这几日,又有消息:矿石官价再次滑落三个点。

    之前已经处于较大亏损,现在又跌,导致他们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就此一群的进了张子文的官署,跪地近乎哭诉:“求老爷把矿维持下去,别关闭,别解雇咱们。哪怕把工资降低一些,维持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相互道:“大家一定要爱惜生产工具,尽量节省,减少损耗。”

    海军天然自带军粮,又经过了前期投入,所以理论上看,现在维持矿井的成本中,生产工具和薪水的开支还真是大头。

    张子文暂时没有回应,只是道:“方案的确需要调整,容我考虑一日吧,大家先回去安心生产。首先,我代表皇家海事局承诺:矿井不会关闭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得到具体的方案,不过都传言知军老爷言出必行,既然不会关闭,大家心安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后整个下午,张子文什么也不做,就在写写画画的思考中。

    直至深夜,听闻隔壁的酒**妇来了一发,仅仅两个呼吸左右就结束了,又五个呼吸后,她们开始一起打鼾。

    穿着青衣小帽的理慧子守在旁边守候着张子文,她不爱说话,张子文也不爱问她。

    理慧子现在是穿张子文的衣服,因为酒**妇小气,打死也不想给她衣服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方案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子文召集了所有工人宣布:工资不降,但只发放一半,扣掉的那一半劳动力价值,折算为矿井股权。

    “自此后矿井是海事局的,也是你们的。大家的命运息息相关,干好了一起分红,干不好一起扑街。”

    制度方面的优劣暂时不去理论了,其实不论哪种模式都有极其成功的例子,也有非常扑街的例子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是资金紧缺情况下,张子文不得已采用找穷工人融资的众筹模式。对海事局来说是“去杠杆”,对工人来说是“赌石”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已经处于背水一战,算是赌得起……8)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

www.188bet.com
本作品《我真的是宰相儿子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灰头小宝2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